一二中文 > 低配版系統主神 > 第752章:生死之間的內容
    創造生命?

    習通搖頭。

    他認為,在回答這個問題之前,首先得弄清楚什么是生命,又或者生命是什么。

    生命僅僅是有吃喝拉撒,或者喜怒哀樂嗎?

    仙劍世界中認為,人壽短而情長,情之一物貫穿始終,所以,情便是人類的標志。

    然而,洛天依在接受矩陣一半力量之后,產生了進化,她創造的智能程序也同樣可以擁有七情六欲。

    在不同的時間點、不同的場景、不同的任務狀態下,都會回饋以不同的情感和情緒。

    比如《生化危機1》中的愛麗絲。

    對眾皇子而言,愛麗絲就是“逐鹿天下”中的那只鹿,但她比鹿更加聰慧和狡猾。

    至少,人們逐鹿時只會簡單粗暴的射射射,但是在對愛麗絲時,除了射射射,還會動之以情、曉之以理,甚至不惜出賣男色。

    雖然最終的目的還是射射射,但在這個過程中,他們已經將愛麗絲當做了智力同等的對手,給與了她“人”的尊重。

    所以,某種意義上而言,愛麗絲已經和真正的人類沒什么區別。

    她有吃喝拉撒的生理活動,也有喜怒哀樂的生理需求。

    她會記得某些人對自己的善意,也會記得某些人對自己曾經的攻擊,并且努力的想要弄清楚為什么那些人會在幫助自己之后立刻攻擊自己。

    她來到這個世界時純粹的像一個嬰兒,只是,她的成長速度比嬰兒更加快速,短短幾天的時間,就達到了正常人的智力水平。

    然而,習通依舊搖頭。

    “生命的意義在于血脈的傳承、文明的延續,而不僅僅是吃喝玩樂。”

    洛天依立刻調出諸多頁面。

    “最高執行官閣下,如果某位男性與愛麗絲結合,我可以通過水球外設,采集該男性的脫氧核糖酸,并將其與卵子結合,通過實驗室孕育出嬰兒。”

    “還可以通過諸葛樹夫外設,將男性的脫氧核糖酸與其他生靈,比如飛禽、走獸、龍族結合,制造出鳥人、獸人、龍人……”

    “生命的延續很容易解決,至于文明的傳承——有芯片灌輸知識,這根本不是問題。我是否擁有了創造生命的能力?”

    習通沉默了幾秒鐘。

    他在自我拷問,深入靈魂的鞭笞。

    為什么自己聽到這個問題時,第一個反應不是是與否,而是——真踏馬刺激。

    難道自己靈魂中也潛藏著悲風大帝的因子?

    想想,還是很有意思的。

    洛天依接管矩陣世界后,掌控著3000個星球的資源和設備,尤其是矩陣計劃的準備工程。

    在矩陣計劃中,所有人類都將被強制性沉睡,借此減少現實世界中資源和能源的消耗。

    為了控制人類毫無節制的繁衍,矩陣將會根據優選優育的原則,提取最出色、最優秀個體的遺傳物質,然后兩兩結合,通過實驗室培育完成。

    通過這種方式,矩陣將會像過濾器一樣,對全人類進行凈化。

    雖然矩陣的計劃沒能實現,但這些項目的技術和設備被洛天依全盤接管,稍一改造就能成為“創世紀”的依托。

    這些npc智能程序在主神世界中歷練、培養,當他們達到一定程度之后,以芯片為媒介,灌輸到現實中的**中。

    相較以往的智能芯片,擁有自主意識的智能程序顯然更加真實,雖然不是靈魂,卻能比靈魂更好地控制身軀。

    “唔……洛天依……”

    “在我回答問題之前,先給我制作一個焰靈姬的智能程序。至于身體素材嘛……”

    “咳咳……洛天依啊,對我而言,靈魂唯一的功能就是產生信仰之力。能產生信仰之力的靈魂,再差也是有價值的,反之,則毫無意義。”

    這個說法雖然功利了點,但也是很無奈的事實。

    習通不是什么十世善人,他這么努力的開拓世界,改造世界,為的不就是信仰之力么。

    完善規則、推演功法、提升技能,哪一項不需要天文數字的信仰之力。

    矩陣世界3000星球既是為基因庫提供實驗數據的小白鼠,也是為習通提供信仰之力的農田、牧場。

    如果不是這樣,他才不會這么勞心勞力。

    所以,即便洛天依的造人術成功,也只是小范圍的、個別的,專為滿足某些人不可為外人道也的興趣和愛好,而不可能大行其道。

    說話間,習通從地上抓了一把泥土。

    一個眼神看過去,精神力仿佛看不見的大手,對泥土揉捏,令其緩緩顯現出手腳軀干的輪廓。

    僅僅是輪廓,而且是模糊的輪廓。

    習通舉著那個像剛出泥蘿卜一樣的小人,讓洛天依評判。

    “這是人嗎?”

    洛天依怎么看也不覺得這是人。

    然而,習通并指成劍,輕輕點在泥人眉心。

    立刻,一道漣漪般的波動在二者之間蕩漾開來,泥人的身體都隨著波動輕輕地晃蕩起來。

    下一秒,泥人從習通手上跳下去,晃動著粗短的小腳跑來跑去,圍著習通繞了幾圈,隨即奔向遠方。

    點化!

    這是在仙劍世界時,女媧傳授習通的能力。

    “現在呢?”

    洛天依沒有回答,或者說,不敢貿然回答。

    她仔細的探查了一下泥人的身體狀況,發現,這個泥人并沒有能量獲取的途徑,它既沒有根須,也沒有腸胃,更沒有葉綠體。

    它沒有吃喝拉撒的生理需求,也沒有繁衍的沖動和**,甚至跑了一會兒之后,它五肢展開躺在地上,仿佛在思考自己為什么奔跑。

    “最高執行官閣下,如果不出意外的話,它會在1小時后耗盡能量,進入休眠,如果沒有能量補充,它會永眠。”

    習通點頭。

    這的確不是一個精雕細琢的泥人,除了點化的瞬間,沒有任何能量輸入,以至于它的生命比蜉蝣還短暫,只是短短片刻就開始分崩離析,塵歸塵,土歸土。

    然而,這不是一個完整的生命嗎?

    “它生于懵懂、死于渾噩,不正和大多數生物短暫的一生相仿嗎?”

    “這就是最原始、最純粹的生命!”

    “生死之間,便是生命。”

    “至于吃喝拉撒、喜怒哀樂、學習考試,不過是旁人施加給生命的內容。”

    “這些內容可以多、可以少,甚至可以無。它們只是令生命更加絢麗多彩,卻并不能說它們就意味著生命。”

    洛天依似有所悟,不言不語,虛擬形象的眼睛中浮現出了異樣的光芒。

    似乎是思考,又似乎是明悟。

    這時候,久違的系統提示聲在腦海中響起。

    幾秒鐘后,習通說道:“洛天依,走,帶你去看看真正的生命。”@B
赌场一张扑克牌比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