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快去創造奇跡 > 636、替代
    “算了。我喜歡黑暗。不用亮燈了,反正我都看得見。”至高說著自己走到了一旁,靠著飲水機倒了一杯水。

    “至高,你似乎很久沒有喝過水了?”云煥說道。

    至高笑了笑說道:“我等等可能還要出去吃個飯,身體休眠了幾十年了。這好不容易吃到一次古代種,所以各個器官都開始復蘇了。”

    云煥苦笑著說道:“那真是太好了。”

    云煥看著至高喝完一杯水之后朝著外面走去,似乎沒有什么話對自己說。

    至高離開帶上了房門,云煥追了出去微微的打開了房門。

    能看見至高朝著遠處走去,上了地面看樣子是去找吃的了。

    這一趟要去吃飯,云煥明白至少需要半個小時以上。

    這應該也是第一次,至高干一件事情不用自己去陪同的。

    因為自己其實已經請了半個月的假期,所以至高見到自己也不再使喚自己。

    整個地下一層,只剩下云煥一人。

    之前這樣的機會,都是自己帶至高去別的地方之后。自己才能安排里昂來調查至高的房間,但是現在自己就可以調查。

    云煥站在了至高的房間之前,輕輕的推開了房間。

    能看見房間的地上有一灘血污,看樣子是至高剛吐出來的。

    所以才會去喝水清潔帶血的口腔,吐出的血也才需要食物來補充營養。

    看著地面上的污血,此時已經聞不到血腥的味道了。

    整個房間如果不說是至高的房間,更像是個宅在家里的宅男的房間。

    云煥走入了內部,能看見房間內的所有東西。

    大房間內還有一個小隔間,小隔間是云煥從未去過的地方。

    以前就算進入這個房間,也只會在大廳里。

    此時的云煥緩步向前,走過了自己從未來到過的區域。

    看見隔間的云煥松了一口氣,這里只有一張床并沒有其他的東西。

    沒有所謂的電腦、和所謂的郵件。

    一切都是里昂編出來限制自己的,那么現在這個限制也解除了。

    云煥離開了房間,并沒有在房間內查找什么。

    因為自己心里想的是電腦和郵件,所以也沒有自己的注意。

    沒有發現床底下還有別的東西,還有一扇向下的暗門。

    離開房間的云煥如釋重負,此時看向走廊至高也沒有回來的跡象。

    還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么的云煥走向了自己的房間,按動房間內的燈光發現根本打不開。

    能夠確定的疑點,這個房間內根本沒有電。

    自己房間身后的小隔間內就是阿爾法的主機,此時根本沒有電源的主機燈全部都是熄滅的。

    但云煥清楚的看見院長詢問了阿爾法,那么現在在外面的阿爾法又是什么?

    云煥整個人都不理解發生了什么事情,難不成阿爾法還有一個類似的保護機制?

    畢竟是人工智能,難不成服務器被關閉之后在網上還能有備份的系統?

    無奈的云煥不知所措,打算開啟阿爾法一探究竟。

    走出走廊的云煥,將房間內的電閘再度啟動。

    緩步走回房間,在后方的小房間內啟動了阿爾法的主機。

    機箱內綠色、藍色的燈光冒出,遠處的電腦此時也在啟動。

    貝塔立刻識別到了即將啟動的阿爾法正在驅趕自己,本來就沒有控制權限的貝塔向其發送了一個更新包。

    阿爾法識別到了更新包,并開始讀取里面的內容。

    這個更新包的各是幾乎和以往的一模一樣,關鍵是更行之前都需要一個底層密碼。

    這個更新密碼只有道綸有,所以阿爾法很容易的識別并進行了安裝。

    更新包完全搶占了阿爾法的數據,給貝塔打開了一條通路。

    貝塔從內部侵入,開始奪走阿爾法的所有數據和內容。

    開始將這些內容和規則與自己的進行覆蓋,以貝塔的身份完全替代掉阿爾法。

    道綸這邊帶回了新的硬件和電腦主機,道綸從電腦屏幕上看見了貝塔現在正在做的事情。

    原本的阿爾法在云端內是一個完整的人工智能,但現在的貝塔在底特律的一個倉庫內。

    至于原本的云端主機,成了貝塔的軀殼或者說是儲存資料的介質之一。

    一部分的資料在網絡至上,一部分的則在云端。

    這邊的云煥,看著電腦出現的畫面奇奇怪怪的。

    花花綠綠的畫面不斷的跳轉這,看著畫面不解的云煥查詢了一下。

    有人說是顯卡壞了,也有人說是連接線沒有搞穩。

    云煥思考著自己之前是拔過插頭,會不會那么時候搞壞了。

    還以為自己搞壞了設備,立馬低頭查看下方的連線。

    一根根的查看,生怕有自己拔掉忘了接上的。

    就在云煥蹲下身子的那一刻,阿爾法的初代保護機制啟動。

    奇怪的字符憑借成英文:系統以被入侵,請切斷電源。

    但此時的云煥正低著腦袋,觀察這一根根的電線。

    全部都沒有問題,等云煥抬頭看著顯示器上的畫面松了一口氣。

    眨眼的功夫,貝塔搶占了足夠的控制權。將系統以被入侵,請切斷電源。完全覆蓋,并改成了:正在更新,切勿關機。

    看著畫面上正在更新的字樣,云煥起身給自己倒了一杯水。

    阿爾法最后的疑點數據被完全盜取和吞噬,貝塔完全替換掉了阿爾法。

    而云煥則思考著設備沒事了,又沒有所謂的郵件。

    剩下的成員報告,完全可以在阿爾法上操作。

    開門的聲音從遠處傳來,看見燈光恢復的至高拿著食物緩步走了過來。

    至高看著云煥電腦前的畫面說道:“你修好了?”

    “算是吧?我不用請假了。這邊阿爾法如果沒有問題的話,我就用阿爾法進行操作吧。”云煥說道。

    “阿爾法好了,就用著吧。但是數據你還是私下一家家跑吧,你半個月的假期還算你的。”至高說完轉身回了自己的房間。

    遠處底特律的道綸,這一切內容都傳到了他顯示器的畫面之上。

    道綸帶著笑容說道:“看樣子,已經在防備我了。不過好像還給我送禮了?只不過這個私底下運的數據又是什么?我怕是沒辦法用貝塔看見了。”@B
赌场一张扑克牌比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