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遼東之虎 > 第三百二十八章
    李梟暗罵這些王八蛋,先是拿老子招降的人說事兒。現在又拿錢來擠兌自己,最可氣的就是一副公事公辦的模樣。大明官場上的厚黑學第一次淋漓盡致的展現在李梟眼前,著實讓李梟心里生出幾許無奈感。

    總算明白他們為什么帶來十幾位五六品的小官兒來了,不是來拜見自己,而是來看自己笑話的。

    如果用一句話來形容這幫王八蛋,那就是內戰內行外戰外行。某種程度上來說,未來大明亡國也就是亡在這些極富政治經驗的狗娘養的手里。

    “錢的事情,本官與戶部商議一下。學政大人也不必擔心,半月之內如果戶部撥款不到,本官想辦法弄錢給你就是。絕對耽誤不了今年的春闈!”現在李梟只想把人支走,得想個辦法好好對付這些王八蛋才行。

    “原來大人早就有心中定計,那就有勞巡撫大人。半月之內如果大人不能撥付兩萬兩銀子,學生鬧起事來,本官可擔待不起。”馬士奇對著李梟拱拱手,話里面威脅的意味很濃。

    “生員們鬧事不鬧事,本官現在不知道。本官只知道,半月之內本官一定弄到銀錢給你。如果修不好春闈考場,生員們鬧事的話……!馬大人你擔待不起也得擔待一二。”李梟惡狠狠的回敬了一句。

    “如此!告辭!”話說到這份上,再也沒有說下去的必要。幾個人拱拱手,帶著一幫爪牙張牙舞爪的走了。

    李梟氣得磨牙,一招手把陳德旺找來。

    這家伙本來是即墨衛所千戶,李梟第一次弄黃鐵礦就是從他手里弄到的。因為陳福的關系,加上手腳實在不干凈,被陳海龍拿進了濟南大牢。陳海龍準備親自干掉這家伙,用他的腦袋和心肝來祭旗。

    也算是這家伙命大,剛剛押解到濟南,陳海龍就掛了。

    孫承宗得了陳福的托付,把陳德旺留在巡撫衙門照看。

    “你在山東的時間長,說說這幾個王八蛋都有什么門路靠山。”混到這個級別,又敢這么跟自己說話,背后沒人絕對不可能。只要不缺心眼兒那就是吃飽了撐的,才會沒事兒去找頂頭上司的麻煩。

    “回巡撫大人的話,陳洪綬是首輔大人的姻親。學政馬士奇馬大人的兄長,在江南任鹽茶道名叫馬士英。藩臺吳昌時,是吏部侍郎周延儒周大人的學生。”陳德旺不愧在山東混了這么長時間,李梟一問就把這幾位身后的老大問了出來。

    首輔、侍郎、最不濟的也是個鹽茶道。在江南管鹽和管茶,這他娘的就是個放屁油褲衩的差事。能在如此混亂的政局下,混到這個差事,足以說明馬士英的混功之深厚。

    “走,跟著我出去走走。咱們也好好看看這濟南城!”李梟想了想,沒想到好辦法。他決定出去走一走,看看自己治下這濟南城到底是怎么個樣子。

    *****************************************************

    “哈!哈!哈!還以為是個什么人物,沒想到就是的雛兒。毛都沒長齊,跟咱們兄弟斗。首輔大人已經招呼戶部,不給山東撥銀子。我倒是要看看,這李梟從什么地方摳銀子出來。他要是敢自己拿銀子出來墊付,那咱們今后的開銷就算在他頭上。財神爺啊!”

    出了巡撫衙門,陳洪綬就帶著馬士奇、和吳昌時來到大明湖畔的逍遙樓飲酒。

    這逍遙樓還真是逍遙快活的地方,里面的姑娘都是陳海龍倒霉后,被充作官妓的官員妻女。有這么多大家閨秀撐場面,逍遙樓姑娘的整體素質很高。平日里都是高朋滿座,已經在濟南花界打響了名頭。

    能把這么多高素質官妓贖出來,說明這逍遙樓背后的老板非常有手段。

    逍遙樓的老板吳悠其實沒啥手段,能開起這逍遙樓,并且在濟南城里混的風生水起。完全是因為他有一個好哥哥,吳昌時。

    開妓館是個壞名聲的買賣,不過讓家里的庶子出來做就沒什么了。畢竟是庶子,沒出息的孩子。不給碗飯吃可怎么成?

    “陳兄這話就不對了,毛都沒長齊怎么能稱財神爺,應該叫送財童子才對。”馬士奇“嘿”“嘿”“嘿”的怪笑,也不知道桌子下面的手如何作怪,身邊小侍女臉上紅撲撲的。

    “或許這個李梟打韃子是一把好手,可跟咱們兄弟對陣還不夠看。別看他手里掌控著幾千新軍,可卻不敢對咱們動手。除非他想造反!”吳昌時捋著胡子微笑。

    “這下一步……!”

    “咱們好好看著,這李梟到哪里去弄錢。他真要用自己的錢往里面填,那咱們就使勁兒的讓他填。倒是要看看,他到底能有多少錢,往這個無底窟窿里面扔。”吳昌時惡狠狠的說道。

    “要告訴各地的官員,今年的賦稅先壓住。另外各地的大戶,也要管好老百姓,讓他們不繳納賦稅。沒錢,看他李梟怎么做無米之炊。”

    “那就必須得干掉耿忠明和孔有德才行,這兩個王八蛋三個月就剿滅了兩處寨子。地方上讓他們這么禍害,就沒人聽咱們的了。”

    “放心!都準備好了,孔有德耿忠明兩個活不了幾天。”陳洪綬躺在歌姬的大腿上喝了一口酒,酒杯重重的礅在案幾上。

    “對他們動手,得組織起來九山十八寨的所有人馬才行。這兩個王八蛋并不好對付,怕就怕李梟派兵援救。”

    “沒事兒!如今孔有德、耿忠明在沂蒙山里面,想要和外界聯絡沒那么容易。讓黑風寨的人再把他們往深山里面引一引,他們絕對想不到咱們組織了那么多人馬。”

    “殺了李梟這兩條狗,就憑李梟那幾千兵。能控制住濟南就不錯了,今后山東就是咱們的。看他李梟還能翻出什么花花來!到時候盜匪四起,百姓民不聊生。彈劾李梟的奏章自然會像雪片一樣遞到宮里去,加上朝廷里面幾位閣老使些手段。

    就算萬歲保著李梟,他這個山東巡撫也做不下去。今后這個山東巡撫,就是陳大人您嘍。到時候,可別忘記提攜下官這個后進哦!”馬士奇淫笑著舉起了酒杯,隔空和陳洪綬虛碰了一下一口抽干。

    酒酣耳熱,美女自然就是肉戲。

    三位大人在各自侍女的攙扶下進了隔間,年紀最大的吳昌時努力想讓自己看起來不太老。抬頭看到墻上的一幅字,老驥伏櫪志在千里!

    玩了一個下午,晚間的時候。吳昌時起了身,從隨身的口袋里面掏出一顆紅丸喂給剛剛服侍過自己的侍女。

    侍女有些怕,不過吳昌時拖著她的下巴笑著說道:“好東西,吃了這東西你快活的能飛到天上去。一會兒,咱們一起好好樂樂,今晚本官不回家了。”

    年少的侍女看了一眼紅丸,緩緩張開嘴。紅丸合著酒水喂了下去,吳昌時笑著點了點頭。站起身來,一邊系著腰帶一邊往外走。

    “大人,您今天晚上不是不走了么?要不要奴家幫您傳晚膳?”

    “不必了!”吳昌時回頭看了一眼侍女,侍女的臉色開始蒼白。很快侍女捂著肚子跪倒在地上,借著就在地席上開始打滾。

    “大……!”人字沒有說出來,嘴里開始往外涌黑色的血。

    “倒是個尤物,可惜你聽到的太多了。”吳昌時最后看了一眼侍女,拉開門走了出去。

    “大哥!”剛出門拐個彎兒,就看到了恭候多時的弟弟吳悠。

    “馬大人和陳大人走了沒有?”

    “都走了!”

    “處理好了沒有?”

    “都處理了,只是未免有些可惜。”

    “幾個女人,你可惜個毛線。她們聽到我們說了那么多,跟人說出去可怎么辦?那是天塌下來的禍事,哪頭輕哪頭重都不知道,你這三十幾歲算是白活了。記住了!想讓一個人閉嘴,最好的辦法就是讓他永遠也張不開嘴。婦人之仁!”

    訓斥過了弟弟,吳昌時邁步往外走。走了兩步又停了下來:“你弄一些好的貨色回來,都是這些小娘皮都玩膩了。要胸沒胸,要屁股沒屁股。夠味兒的女人都弄不到,要你有什么用。”

    “知道了大哥!”吳悠心里恨得厲害,談一次事情就要死上幾名侍女。老子有多少黃花大閨女往里面填這個無底洞!

    現在好了,黃花大閨女玩膩了。想要玩些有味道的,有時候吳悠心里覺得自己還不如吳家養的一條狗。至少吳昌時喂狗肉骨頭的時候,會拍拍狗的腦袋。

    “九爺!屋子里面收拾完了,沒人看見。”一個身材壯碩的打手弓著腰對吳悠施禮。

    “沒人看見就好,把人撒出去。弄幾個夠味兒的娘們回來,要有胸有屁股的。弄不回來,你們也別回來了。”在吳昌時面前吳悠是孫子,在這些人面前他就成了主子。

    “諾!”

    **************************************************

    李梟今天特點換了身衣服,這身遼軍的黃綠色軍裝實在是太扎眼,只要一上街肯定回頭率嗷嗷的。腦袋特地用布包了,然后帶上這年月儒生經常帶的燕翅逍遙帽。對著鏡子看里面的自己,有些像東郭先生。

    德川千姬知道李梟要上街,搖著李梟的胳膊撒嬌也要去。撅著火紅的小嘴,賣萌的大眼睛眨呀眨。胸口在李梟胳膊上不停的蹭來蹭去弄得胳膊很癢,李梟覺得這種行為值得鼓勵。

    “換身衣服,穿著和服出去得多少人看你。我還怎么私訪!”李梟給了德川千姬一個摸頭殺。

    李梟并不禁止德川千姬穿和服木屐,德川千姬從小穿習慣了木屐和服,自然也不愿意換。在這方面,李梟表現得相當寬容。

    女人出門就是麻煩,從正晌午開始等。這日頭都偏西了,德川千姬才從后宅里面鉆出來。李梟看到德川千姬的一剎那,眼睛都直了。

    烏黑的秀發挽成大明女子的發髻,一身寶藍色的團花長裙蓋住了腳面。因為要出門,臉上還蒙著一塊白紗。水汪汪的大眼睛漏在外面,更有一種朦朧的美。李梟相信,是個男人被這對剪水雙瞳看上一眼,都會患上竇性心律不齊。

    “看什么!”嗔怪的挽住李梟的胳膊,大大的眼睛里卻滿是得意。女人嘛!不就是靠著男人過日子,兩年沒給李梟生下孩子,還能獲得李梟寵信。這本身就是個奇跡!更何況,李梟遠沒有大明其他官員那種亂勁兒。

    別說巡撫一類的大官兒!就是鄉間大戶人家的財主,二十歲的少爺娶媳婦之前不知道禍害過多少通房丫頭。只有李梟,連自己的陪駕侍女都沒有碰過。

    因為今天是要私訪,李梟只帶了燒雞兄弟幾人。畢竟遼軍的裝束太過顯眼,而且人人都是一腦袋的短發,只要上街就會被人認出來。

    這年頭的大明,還流行身體發膚受之父母。短頭發在這年頭絕對屬于流行時尚,屬于受人鄙視的那一波人。

    可留慣了短頭發之后,再留長發好多人都不適應。別的不說,單單就是夏天后脖梗子那個熱勁兒就扛不了。

    短頭發就好多了,早上起來打一盆水,洗臉的時候連腦袋也就一起洗了。整個人一整天都爽利,脖梗子更是沒有黏糊糊的臭汗。

    好多退伍的老兵,回到家鄉之后仍舊有留短發的習慣。雖然鄉里人側目,但老子在遼東當兵掙了錢,站著房子躺著地。加上如今山東巡撫就是昔日老領導,走路都跟螃蟹一樣的橫。老子難道會害怕你側目?

    一行人收拾停當,出了巡撫衙門的大門。李梟怎么看德川千姬走路怎么別扭,沒辦法穿了十幾年的和服木屐,習慣還不是一時半會兒能改得過來的。

    順子害怕出事情,帶著一個排的手槍隊換了身衣服遠遠跟著。@B
赌场一张扑克牌比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