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盛世婚寵:老公送上門 > 2188:非常嚴重的‘警告’
    正文

    溫先生頓了頓,沒有立刻回答,他猶豫了一會,倒是坐回座位,像是想到了些什么似的,倒是不慌不忙的喝起紅茶。

    夏凝閃過一抹奇怪,也沒多說,也坐回座位里,陪溫先生喝茶。

    茶過三旬,溫先生臉上神色緩和了不少,他笑了笑“不好意思,剛才來這里的時候有點焦急,所以有些語無倫次的,還望易太太體諒。”

    “溫先生這么焦急,是不是趕著急事處理?在我這里會不會影響你?”

    “易太太這邊的事是重中之重,倒是我有點拎不清輕重了。”

    “如果溫先生是來和我談生意的話,倒是坐下來慢慢說比較好。”

    “嗯,沒錯,就是來談談‘生意’的,”溫先生放下茶盞,看著夏凝“我這趟過來本來是想見你和易總督的。但易總督不在,所以先和易太太你交談。我的來意剛才已經說明了,還望易太太與易總督商量一下,然后再找我。實際情況就是,計當家中的毒很特殊,理事會的人是可以找到解藥,但有些棘手。”

    “具體哪方面感覺棘手?”

    “兩方面,第一,關系。第二,金錢。第二方面對于易氏夫婦來說應該沒問題。最重要的是疏通各處關系才能拿得到解藥。所以人事方面還望易先生太太一定的支援。”

    “能幫到計當家那必定是盡力而為的。只是我現在對溫先生所在的理事會情況不太明白,有心幫忙也不知道從哪里著手。”

    溫先生笑了笑“這點易總督絕對清楚的,易太太放心好了。我只是來傳達理事會的一個訊息而已。好了,溫某話已經說完,這次是真的要告辭了。”

    話完,溫先生起身朝夏凝躬了躬身“易太太不必相送。”

    “理事會……”看著溫先生離開的背影,夏凝喃喃自語“老公說的理事會的人,出現了。”

    初秋天氣轉涼,對于溫先生來說是最舒服不過,穿著一件長衫,不冷不熱正好

    ,坐在車里非常舒適。

    他打開車窗,點了一根煙,一口一口慢慢的吸著,離開云凝居有一段距離,停在這里,應該不會被云凝居的‘雷達’監測到。

    云凝居非常豪華,先進,現代,而且價值相當不菲。易總督作為一個軍人,擁有如此豪華的宮殿而不被上級稽查,足可以看出易總督的地位。

    在天啟之朝,易總督是絕對重要的存在。

    夏凝遇上他,和他結了婚,是個好歸宿……溫先生嘆了一口氣,這么多年了,終于見到了。好不容易啊。

    “理事會?”計名有點詫異,她仔細的想了好一會“沒有,哥沒有和我說過這樣的組織。”

    曾倩有些氣餒“那個溫先生說記起了交易密碼再找他,這是他給我的名片,上面什么都沒有,就算真記起來了也不知道怎么找啊。”

    計名拿過曾倩手上的名片,看了好一會也看不出什么,突然發現自己身為計氏家族的人,卻不太清楚家族的最終秘密。這么多年來真的太不上道了。

    她不知道這些秘密,計利知道嗎?

    但是計利這幾天完全聯系不上,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家族出了事,當真一個都指望不上嗎?

    看到計名的表情,曾倩已經知曉一切了,希望已經出現,但卻更是手足無措!

    一直以來,計權扛下了多少,這些重要的事,他放在心里一直都不說,到底是眼前的人不能委以重任,還是另有原因?

    計名將名片放在病床上,兩個女人死死的盯著,看能不能再找到些什么玄妙機關的地方。

    就在這時,計名的手機響了起來,是寒涼的來電。她一下子站了起來“阿涼醒了,我過去看他。待會再聯系。”

    話完,計名人已經跑了出去,曾倩眉頭擰成了一條線,她嘆了一口氣,握起計權的手“權,我知道你現在很累,但能不能給我點提示?一點點就好。我想你快點好起來,我不想計氏家族出事

    。你醒過來好嗎?”

    或許,阿權是不是真的感覺累了,然后就不想回來了?!

    這個想法在曾倩腦海里一閃而過,瞬間驚出一身冷汗!

    不會的,不是這樣的,不會是這樣的!

    計權未出事之前,這個男人在她心里討厭多過喜歡,但是現在,當真相突然出現時,他卻倒下了。倒下就倒下了,也就休息一會而已,如果真的就這么睡過去了,她一輩子都不會原諒自己!

    “計權,我嚴正的警告你,”過于害怕,反倒是異常鎮定,曾倩握緊計權的手,一字一頓的說“你聽清楚了。第一,如果你醒過來,我立刻跟你結婚,這輩子就和你在一起。第二,如果你不想醒過來,行,你不在的那一天,我和你一起離開。反正我在這世上沒什么親人,也沒什么朋友,你不在了,我活著也沒什么意思。但是我告訴你,我絕對會比你先一步離開。如果你累,你休息完這幾天就好,要是過了這幾天,好吧,我也累,那就一起休息吧。”

    說著,曾倩拿出小刀,一咬牙,在自己手上劃了一刀,鮮血瞬間流出,她用手抹了抹血,重新握著計權的手“感覺到了嗎?我的血,你睡一天,我劃一道口子,睡兩天,我劃兩道。你睡多少天,我就劃多少道口子!”

    曾倩吸了一口氣,她哽咽著,再也說不出話。

    以前她這樣做,計權必定暴跳如雷,那就暴跳如雷吧,氣到醒過來最好。

    兩人的手緊緊相握,帶著染了一半紅的血,曾倩的心很痛,很痛……

    她一直說的跟他不適合,其實與她再相配的人已經出現在身邊,只是她不知足而已。

    如果上天要懲罰她,那就懲罰她一個好了,為什么讓阿權受這些罪?

    云凝居。

    “主人,少磯那邊有答復了。”卡羅琳將手機拿到夏凝面前“她的來電。”

    夏凝接過,迅速的按了通話鍵“少磯,你認識這個人嗎?”

    盛世婚寵:老公送上[email protected]
赌场一张扑克牌比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