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糧田 > 正文 第六九九章:聲韻館
    正文

    思來想去,和李姑娘一商量,事情就定下了。

    三五日之后,李姑娘便去了京城。

    有劉家照拂,她也給足了傍身銀子,還吩咐了劉正跟著,又囑咐了常來信,終是暫時的離別。

    她還遞了幾篇詞,哼了大概曲調,給了劉業詢。

    和田家的書鋪生意一直比較穩,姜淵辦事穩妥,事無巨細,很是放心。

    書稿也是十天半月送去一趟,一點沒耽誤。

    事情一件件的辦,時間也一點點過去,于景小舅訂親的日子眨眼就到了。

    雖是訂親,府城大戶人家的排場,他們也是一個不落。

    宴席更是從早就張羅,新鮮的魚肉、蔬菜、瓜果樣樣齊全,各種糕點、零食、糖果像是滿屋子都是,哪哪都能見。

    丫頭的兜子里揣的鼓鼓的,今兒沒空管她,就嘴里一刻不閑的含著糖果,吭哧吭哧的跑這跑那,吃這吃那,比誰都忙。

    文真也一早過來幫忙,穿的新衣,很是齊整。這會跟著先生幫著招呼客人,畢竟年紀輕輕中了秀才,在府城,也是被人高看的。

    她在后院,陪著梁家的幾個小姐,說著府城新近的趣事。

    這邊梁家四小姐和錢小姐說著悄悄話,笑嘻嘻的,很是神秘。

    忽的,梁四小姐語氣有點急,聲調大了些。

    “哎呀,說是好聽的。”四小姐最是俏皮,話兒也多,俏生生的,并不拘束,“可惜家里看的緊,不曾親自聽過。”

    說完,一臉可惜。

    知道大家聽了去,粱四小姐左右看看沒外人,拉著她和梁家五姑娘,“城東新開了家聲韻館,專門唱曲的,你們聽說了沒?”

    聲韻館?

    她當然知道,劉業詢置下的,她還占了股份。

    她笑,不說話。

    “哎呀,就,就是,唱曲的,”看大家都不答,粱家四小姐紅著臉干著急,又加了一句,“只,只唱曲子的。”

    “聽說了。”她笑著接話,幾人腦袋都要擠到一塊,很是好奇,只得接著說,“四姑娘說的對,只唱曲子。”

    “嗯嗯,”粱四小姐見有人應,立馬眉飛色舞,“我剛和小鸞說,她還不信。”

    小鸞是錢姑娘閨名。

    “她也沒去過,也是聽說。”粱四小姐搖著頭,說完,神秘兮兮的接著說,“聽說那里的說書和唱戲,也和平日里的不一樣。很是雅致,別有趣味呢。”

    “還有說書的先生,”說到興頭,小姑娘鼻尖冒汗,“哎呀,內容也都新奇的。”

    聲韻館是最近張羅成的,劉業詢出錢出力,她出點子。

    只剛開店不幾日,因著曲子新穎,文詞生趣,內容新奇,竟日日座無虛席。特別熱鬧。

    三層的閣樓,分了雅間和男女專座,備的糕點茶水也多花了心思,很是妥帖人意。

    一時之間,短短幾日功夫,竟傳遍府城大街小巷。

    無論市井布衣,還是高門大戶,為了能聽上一曲,看上一段,在聲韻館排起了長隊。

    她近來沒出門,聲韻館并不曾去過。不過聽粱四小姐這么一說,倒是來了興致。

    “哎呀,銀子也不管用,”粱四小姐跺腳,“想去的人太多,雅間就那么幾個,早就讓人預備下了。”

    “因著劉公子和我家二哥有點交情,留了三日后下午的一個單間給我,你們,你們去不去?”

    糧田@B
赌场一张扑克牌比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