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 隱婚契約:夜帝的專屬小甜心 > 第1976章 壓力
    正文

    藍草有同感的說,“是啊,我也是這么覺得的,媽,之前在那邊發生的事,你就不要記在腦海里了,都忘光光,好嗎?”

    她之所以勸母親忘掉在那艘船上發生的事,就是不想母親受到驚嚇而精神出現異常。

    要知道,在那艘船上,母親突然暈倒這件事讓藍草至今心有余悸。

    她不敢想象,要是母親就那樣暈倒醒不過來,那可怎么辦?

    自從外公過世之后,她身邊就剩下母親了,要是連母親也離開了她和嘉嘉,那她要怎么辦?

    嘉嘉又要怎么辦?

    潘一楠看了看藍嬌蒼白的臉色,以及說話時皺眉的樣子,他建議道,“藍小姐,你媽媽現在狀況不是很好,精神很虛弱,需要休息,你先帶她回房間休息吧。”

    聽到這里,藍草示意潘一楠到一旁,然后小聲的問他,‘我媽媽真的沒事嗎?’

    潘一楠一臉的凝重,“怎么說呢?說沒事,我覺得會欺騙了你,說有事,其實也不是什么致命的事,你媽媽的情況你是知道的,她這次受驚嚇暈倒之后,大腦受到刺激,以后精神就更加不穩定了,這才是我最擔心的地方。”

    也就是說,母親以后精神出現異常的頻率會很大?

    藍草看向那個不斷打哈欠的母親,心情很是沉重。

    這時,梁靜也建議道,“藍小姐,您也一起回房間休息吧,你懷著身孕,剛才也受了不少驚嚇,為了肚子里的孩子不受到影響,你最好臥床休息。”

    一旁的阿九也認同梁靜的話,勸說道,“梁醫生說得沒有錯,藍小姐,你就和你媽媽呼房間休息吧,嘉嘉和關穎,我會盯著他們的,你安心好了。”

    所有人都勸自己回房,藍草不是笨蛋,自然懂得他們這么做是有原因的,她也覺得自己很疲憊,于是就聽梁靜的話,帶母親回房間去了。

    至于那個原因是什么,她就不想關心了。

    等藍草和藍嬌都回房間休息之后,阿九叫來潘一楠和梁靜,凝重的問,“你們跟我說實話,藍草和藍嬌的身體狀況到底如何?梁靜,你先跟我說說藍小姐的狀況。她肚子里的孩子沒事吧?她在船上有沒有吃到什么不該吃的?”

    梁靜當然明白阿九想要問什么,她于是便把關穎端上來的那一碗雞湯的過程告訴了阿九。

    聽到雞湯是黑羽飛特別給藍草準備的,阿九瞇起了眼,“梁醫生,你覺得這雞湯有什么問題?”

    梁靜從口袋里掏出一個小瓶子,說,“我已經拿了一些雞湯的樣本,我這就做檢測,看看雞湯里都有什么成分。”

    阿九點頭,“行,你馬上去辦吧。不過,我認為這雞湯不單純,里頭應該加了一些對藍草肚子里的孩子不利的東西,你好好檢測,最后形成檢測報告交給我,一旦檢測出雞湯里加了東西要對藍草肚子里的孩子,我就要用這份報告去為藍草肚子里的孩子討回公道。”

    看著阿九嚴肅的神情,梁靜倍加覺得雞湯不是單純的雞湯了,于是她趕緊去歐檢測。

    看到梁靜離開之后,潘一楠問阿九,“阿九,我們把柱子留在船上,不太好吧?那艘船上很危險。要不要我回去增援黃柱子,免得他也中毒了,也有我這個醫生幫他。”

    阿九說,“放心吧,黃柱子不是輕易能中毒的人,他機靈著呢,你完全不用擔心他,他完成他該要做的事就要回來了,倒是你,潘一楠,你和藍嬌走得未免太近了吧?夜少也知道你和藍嬌的關系這么親密嗎?”

    “阿九,你想說什么?或者,你在質疑什么?”潘一楠臉色有些不好,聲音也很尖銳。

    阿九沉聲說,“我在質疑你,在藍草他們被關穎帶走的時候,作為現場唯一的男人,你為什么不阻止?你的不阻止,讓我不得不懷疑你另有目的。”

    “原來如此。”潘一楠自嘲,“原來阿九小姐是這么想的,我瞇眼阻止藍小姐跟關穎上了那艘船,你就認為我另有目的,你何不干脆說,我是那個黑羽飛派到夜少身邊當臥底間諜的?”

    “沒錯,我就是怎么認為的,在對你的嫌疑還瞇眼排除之前,你最好謹言慎行,否則后果自負!”阿九回答得很利索,最后還警告了潘一楠。

    說完這話之后,阿九就不再理潘一楠,而是去藍草和藍嬌的房間門口站崗。

    潘一楠被阿九質疑之后,整個人都不好了。

    不過,他沒有表現出來,而是找梁靜去了。

    正在給雞湯做檢測的梁靜看到他臉色不太好的樣子,笑著問他,‘潘醫生,你是不是被阿九訓斥了?瞧瞧你的臉,就好像一個被媽媽訓斥過后的委屈小孩子一樣。’

    潘一楠下意識的摸了摸自己的臉,笑著問,‘是嗎?有這么明顯嗎?’

    梁靜笑著說,‘不是明顯不明顯的問題,我也是被阿九訓斥歐的,她那個人外表看起來冷漠,其實內心也挺溫暖的,要是她那張嘴不要跟她的臉一樣的冷漠帶刺那就好,不過潘醫生,我相信你,你也不要將阿九的話放在心上,她那個人,你我都懂得,就是一個只顧執行夜總命令的機器人,有時候說話很直接得罪人,她也不會理會的。所以你就不要表現得這么委屈了,就當作被壓力過大的阿九訓斥了一頓,給她情緒泄憤的渠道好了。’

    聞言,潘一楠也跟著笑了。“梁醫生,你還好意思說阿九冷漠?你不也是個喜歡板著臉對待病患的醫生嗎?只不過,你現在為什么對我笑?是不是在同情我,讓我開心一下所以才會暫時勉強你自己笑?”

    “勉強我自己笑?”梁靜不以為然的聳聳肩,‘潘醫生,虧你還跟葛柒學過心理研究,怎么不知道我之所以笑,也不過是一種排泄自己內心壓力的途徑呢?’

    潘一楠好奇,“怎么?你壓力很大?”

    “那是當然。”梁靜舉起了手里的玻璃杯子,一臉無奈的說,“檢測出來了,里面的成分的確讓我亞歷山大。”

    潘一楠臉色頓時變得嚴肅起來,“怎么回事?難不成……”

    隱婚契約:夜帝的專屬小甜心@B
赌场一张扑克牌比大小